您的位置:永利集团登录网址 > 网络安全 > 葛剑雄:对“山寨”不能过于宽容

葛剑雄:对“山寨”不能过于宽容

2019-11-23 01:31

Win7之家:《华尔街日报》:中国人做山寨 印度人做创新

摘要: 山寨产品虽然有侵犯知识产权、性能和质量上打折扣等缺点,但却帮助相当一部分原本与高端产品无缘的低收入者圆了时髦梦,就这一点而言,山寨产品热与刚刚崭露头角的印度式科技创新有异曲同工之妙。但 二者走的却是方向截然相反的路。形象点说,山寨做的是减法,通过把复中国式山寨 PK 印度式创新山寨产品虽然有侵犯知识产权、性能和质量上打折扣等缺点,但却帮助相当一部分原本与高端产品无缘的低收入者圆了时髦梦,就这一点而言,山寨产品热与刚刚崭露头角的印度式科技创新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二者走的却是方向截然相反的路。形象点说,山寨做的是减法,通过把复杂的东西搞简单,让寻常百姓一圆高消费之梦。而印度式创新做的却是加法,它让底层消费者在因陋就简的基础上享受高端产品和服务的实惠。比如那个浓缩为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个指纹扫描仪的银行分支机构,虽然在树荫下排队存取款的农民享受不到城里银行大厅中的冷气,但获得的银行服务却是实实在在的。印度式创新是一个发现的过程,它致力于用尽可能低的成本满足人类尽可能高的享受。比如,三星公司日前推出了定位于顶级消费者的太阳能手机Blue Earth。但这款手机的先驱却是该公司今年6月推出的低端手机SolarGuru,后者主要面向发展中国家,售价仅为前者的1/5。虽然价格低廉,但它却满足了便捷和环保这当今消费领域的两大时尚需求,在它基础上经二次开发而成的各档产品自然有望打动不同层次的消费者。可以说,三星在太阳能手机开发方面走的就是一条印度式创新之路。而山寨却基本是一个毁灭的过程。山寨版无论如何精妙,它给予消费者的满足感多多少少总要打折扣。当某一热门产品降至成本新低的山寨版无法再激起消费者的购买热情时,这款产品的山寨化进程便宣告终结。从这个意义上说,印度式创新走的是一条可无限发展之路,而中国山寨走的却是一条产品终结者之路。二者相较,前者似乎更有市场前途。但事情也有另外一面。印度式创新的特点是将产品对人类物质需求的满足尽可能最大化,而将产品对人类虚荣性需求的满足尽可能压缩。但人性的特点是,如果让他们在实惠和虚荣之间作选择,大多数稍有条件的人往往倾向于迁就后者而牺牲前者。从这个意义上说,一旦印度的底层消费者超越仅能满足基本生存需求的阶段,说不定山寨也能在印度遍地开花。

核心观点“山寨文化”毕竟是一种以模仿为核心内涵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知识产权的侵犯。如果我们对“山寨”过于宽容,如果我们的社会成了“山寨文化”生长繁荣的土壤,那么创新文化就更难生长了  在网络的助推下,“山寨”俨然成了当下一个社会流行语。它发端于“山寨手机”,后来出现所谓“山寨版刘翔”、“山寨版周杰伦”,现在又出现了“山寨版春晚”、“山寨版百家讲坛”等,于是也就有了“山寨文化”一说。其实,“山寨文化”之说过于笼统,“山寨”是不是有文化、是一种什么文化也有待探究。从目前看,“山寨”产品至少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具体的商品,比如手机等;另一种是文化和精神产品,比如百家讲坛、春晚等。这二者不可同日而语。当然,还有一种分法:以营利为目的和不以营利为目的。比如,有的人搞“山寨版百家讲坛”、“山寨版功夫熊猫”,并在网上传播,制作者纯粹就是为了好玩儿,或者满足一下自己的表现欲、表演欲。“山寨”产品为何畅销?就拿手机来说吧,很多人受经济条件所限,买不起名牌手机,但是自己又对名牌有心理需求,那么,“NCKIA”、“SAMSING”就很适合他们。看上去和名牌手机差不多,性能可能差别也不是很大,但是价钱便宜很多,“性价比”很高。也正是因为看到这样的社会需求存在,一些人才打起仿冒品牌的主意。“山寨”商品明显是有违法律的,只是因为很多人的商标意识、知识产权意识不是很强,相关的法规不是很完善,有关部门执法力度也不够,这些都给了一些人打擦边球的机会。至于“山寨文化”,情况就比较复杂了,其中既有自娱自乐型的,也有商业型的。比如“山寨版春晚”、“山寨版百家讲坛”等,如果不违反法律,不违背社会公德,而且也不以营利为目的,我们只能允许它们存在,说实话,也很难禁止。但是,“山寨文化”毕竟是一种以模仿为核心内涵的现象,既然是模仿,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对知识产权的侵犯,只不过换了一个说法,换了一种表现形式。比如,以前在图书市场上出现的“全庸著”、“古龙新著”,放在今天不也可以叫“山寨版”吗?难道因为换了种名称,就可以说他们不是在利用原作者的名气吸引眼球,就不是在打擦边球了吗?只是因为目前相关的法规还不够完善,对有些责任还比较难追究。比如,一些商家请个长得很像某明星的人拍广告,还模仿其动作,这种“山寨”明星广告,目前就难追究商家的责任。但在一些国家,一些明星名人的动作、签名都是受法律保护的,对注册商标、广告的保护也非常完整。有人说应当鼓励“山寨文化”,认为“山寨”本身也是创新,我看不然。对“山寨文化”的存在应该理解,一定程度上可以允许,但不能提倡。对它的存在和流行,还是应该保持一定的警惕。否则谁来搞创新?创新一方面来自于人的天性,一方面来自社会环境。从人的天性来说,创新意味着巨大的成本,物质成本、时间成本、精力成本,等等。而且还有风险,失败的风险。“山寨”则是投机取巧,成本低,风险小。人大多有惰性,都愿意走捷径。如果我们对“山寨”过于宽容,如果我们的社会成了“山寨文化”生长繁荣的土壤,那么创新文化就更难生长了。 (汪晓东整理)

山寨产品热与刚刚崭露头角的印度式科技创新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二者走的却是方向截然相反的路。形象点说,山寨做的是减法,通过把复杂的东西搞简单,让寻常百姓一圆高消费之梦。而印度式创新做的却是加法, 它让底层消费者在因陋就简的基础上享受高端产品和服务的实惠。比如那个浓缩为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个指纹扫描仪的银行分支机构,虽然在树荫下排队存取款的农民 享受不到城里银行大厅中的冷气,但获得的银行服务却是实实在在的。 印度式创新是一个发现的过程,它致力于用尽可能低的成本满足人类尽可能高的享受。比如,三星公司日前推出了定位于顶级消费者的太阳能手机Blue Earth。但这款手机的先驱却是该公司今年6月推出的低端手机Solar Guru,后者主要面向发展中国家,售价仅为前者的1/5。虽然价格低廉,但它却满足了便捷和环保这当今消费领域的两大时尚需求,在它基础上经二次开发而 成的各档产品自然有望打动不同层次的消费者。可以说,三星在太阳能手机开发方面走的就是一条印度式创新之路。 而山寨却基本是一个毁灭的过程。山寨版无论如何精妙,它给予消费者的满足感多多少少总要打折扣。当某一热门产品降至成本新低的山寨版无法再激起消费者 的购买热情时,这款产品的山寨化进程便宣告终结。从这个意义上说,印度式创新走的是一条可无限发展之路,而中国山寨走的却是一条产品终结者之路。二者相 较,前者似乎更有市场前途。 但事情也有另外一面。印度式创新的特点是将产品对人类物质需求的满足尽可能最大化,而将产品对人类虚荣性需求的满足尽可能压缩。但人性的特点是,如果 让他们在实惠和虚荣之间作选择,大多数稍有条件的人往往倾向于迁就后者而牺牲前者。从这个意义上说,一旦印度的底层消费者超越仅能满足基本生存需求的阶 段,说不定山寨也能在印度遍地开花。

本文由永利集团登录网址发布于网络安全,转载请注明出处:葛剑雄:对“山寨”不能过于宽容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